斯文印心

带着小熊去战斗的隔壁李大爷

恶之花番外之向日葵孤儿院

六一温情限定

角色群像

先放出三个,后面的再说,这是六一限定,没错。


1、周锐

一个过分精致美丽的洋娃娃。

他被世界恨着,他恨着所有人,包括自己。

他喜欢脏玫瑰色,那是他妈妈最常穿的一件连衣裙的颜色,其实那件连衣裙是嫩嫩的粉色,只是在日复一日家暴中,染上了尘土与鲜血的痕迹。即使小心保存,仔细清洗,玫瑰粉还是被弄脏了。

他总是看很多书,总喜欢戴上笑的面具,总是站在所有人的身后,在我们畏缩的时候推我们一把。

然后我们坠下了悬崖,有的死去,剩下的从此在风中流浪。

他说“你本来就可以。”这句话像有魔力,从他口中说出,有他信任的目光注视,从此我无所畏惧,从此我向死而生。

他其实很怕疼,但只是皱皱眉什么也不说。

他看起来像是一尊会动的神像,他也一直这么要求自己。

他颠倒众生,他是罪恶的土地里盛开的最娇艳的花。

至美,至毒。

“不怕,我在。”他说,

“去死,好吗?”他说。

“好。”谨遵您的圣谕。

快感是如此地强烈,对不起,我们感受不到痛苦,感受不到爱,不知道什么是怕。

追求刺激,是唯一的乐趣。吓你们也很有趣。哈哈哈哈,你们很像动物园的猴子,或许吃起来也很好吃。

我们喜欢黑暗,喜欢战争,喜欢凌驾于众生,喜欢杀戮,什么是规则?什么是道德?那是猴子们可笑的自我束缚。

臣服于我,或者做我的玩具。

是的,偏执,疯狂,嗜杀,神经质。

我们都这样,你不觉得这样才是正确,你活得太小心翼翼了吗?

为您写一首赞美诗,用我的骨骼,鲜血,灵魂。

您是地狱里的主宰,我是供您驱使的恶鬼。

“我们的家叫做向日葵幼儿园。”

“我们的全家福很温馨,每一个小朋友都很可爱,脸上都是阴森的诡笑。”

“让人安心”

“让人安息”


2、林彦俊

那个不说话的小孩子总是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明明有这不输人的美貌,却靠着自己的阴暗与生人勿进让所有领养的人避退三舍。

后来他总是默默地跟在锐哥身后,好像一个黑暗里不存在的影子。

他曾经以为世界是平庸无趣的,直到他看到了一个最特殊的存在。

这个荒唐的动物园里终于出现了高一等的生物了,他是如此美丽,让人忍不住想要撕碎他。

于是,他选择了伪装,他要做一个惊慌失措的可怜虫,他要让他相信他非他不可,为他而生。

他要成为他的心腹,他要将他拆吃入腹。

黑暗中有谁在轻声低吟,是谁勾起了嘴角,是谁自以为是又落入罗网。

是我曾经的信徒,是被撒旦抛弃的余孽。

3、朱氏兄弟

在一间单独的宿舍里,混乱的报纸混着不知名的污秽,常年得不到阳光的角落,瑟缩着两只互相舔舐伤口的幼兽。

在所有不为人知的阴暗心思里,在所有不能语言的深深爱恋里,在所有心照不宣的眼神交错里,都有你的名字,只有你的名字。

他们总是一起行动,每一天都活得像世界末日的前一天。

如果这是属于我的自传,那从开始到结尾,除了你还是你。

又一次枪战中奄奄一息,“哥哥,吻我。”他瘦削的脸沾染的血凝成黑块,任由哥哥翻弄伤口拔出碎片,肌肉在不由自主地颤动,他笑得很开心。

“虽然你不吻我,但我很开心。”因为,永远陷入黑暗的前一秒还能看到你,就已经足够了。为了你存在,为了你死去。

“闭嘴”止不住的血流了出来,他微微颤动的眼睫毛,他喋喋不休的嘴,他滚烫的身体,他甜美的呻吟,他不可以死去。

我最好的玩具,不可以死去。

“我死后,把我送到锐哥那里,他有办法让我腐烂得慢一点,你还可以玩一段时间。”他好像突然有了力气,话也多了起来。

枪口顶在腰眼,一声闷响,温热的血液在腹部淤积,然后是接二连三的枪声。弟弟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

“哥哥,你还是陪我一起吧。”他还是笑得如此天真烂漫,不愧是我的弟弟。

“好。”他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鲜血从口中溢出,他的玩具慢慢地失去了回应,身体逐渐变冷。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看到向日葵孤儿院,他们的家,在烈火中熊熊燃烧。

有人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真开心啊。

我们终于失去了所有,毁灭了一切。

这人间炼狱,我的盛世美景。

评论(9)
热度(43)

© 斯文印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