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印心

带着小熊去战斗的隔壁李大爷

【ALL锐】恶之花番外潘多拉

潘多拉,火神赫菲斯托斯用水和土铸成她的身体,维纳斯为她淋上令人疯狂的香味,雅典娜为她打扮,头戴发带,项配珠链,娇媚倾城。

汉密斯说她是诸神送给众生的礼物。

宙斯送给她一个魔盒,要她把灾难带到人间。

1、潘多拉

向日葵孤儿院院外有一颗大树,繁荣茂盛,宽大的心形树叶遮天蔽日。

那时候,我们会爬到树上一起听风拨动树叶,看阳光如洒金透过树叶,留一个青草味温暖的美梦。

我总在旁边的篱笆后面偷偷看他。

他总是在爬到树上坐在树枝上倚着树干,闭目不语,或者低头看书。

我想,我喜欢他。

我被天使摄去了心神,或者被恶魔诱惑了灵魂。

他问“我美吗?”

他在那个新蓄满水的湖里洗澡,新雨过后,雨水晶莹地点缀在岸边草叶上,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不及他眼中星光璀璨。

暗绿的湖水,窈窕幼白的躯体,如瀑的黑发缠绕,他狭长的眼睛里满是作弄与不怀好意,却被纤长的睫毛修饰成无辜清纯。

天下最俊美的Nemesis在第一次看到水中的倒影,此生别无所恋。

于是宙斯把他变为了水仙。

惩罚他艳绝天下,不爱众生的高傲。

林彦俊被发现偷看之后,往树后面缩了缩,然后顶着周锐戏谑的眼神,慢慢踱步磨磨蹭蹭到岸边。

“你不怕我杀你啊?”周锐仰起头问他。林彦俊看到有一片草叶夹在了他头发之间,蒸腾的水汽模糊面容,他好像是从幽暗水底攀生的水妖,妖冶多情。

他抬手伸出了一截白玉似的胳膊,小小的手软软的垂着,有鲜红的血珠从白嫩的指尖冒出来。

血滴入了绿宝石般的湖泊。

他把血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黑发白肤红唇,那双妖异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他,像一只饥渴的野豹。

“潘多拉...”林彦俊想起刚看过的希腊神话,目光怔怔,喃喃自语。

他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周锐斜睨了那个狼狈的背影一眼,缓缓地,把被芦苇叶割伤的手指放进口中,柔嫩温暖的口腔包裹着青葱手指。

吮吸到鲜血的味道,他仰起脖子,一个笑绽放在那张尚显稚嫩的脸上。

那一刻,天地万物失色。

他猛地扎进水里,涟漪泛开。

他没再出现,他是天地间乍现的精灵。

那夜,林彦俊做了一个梦,梦中雾霭迷蒙,一位少年,浑身赤裸,骑着白鹿,穿过层峦叠嶂,越过水岳山泽,赶来送他一片月光。

月光莹莹,入手冰凉。

他说,要我跟他走。

我答应了他。

后来他才知道,少年原是恶魔,月光原是魔盒。

他要我跟他走,他说撒旦是人世的主宰,他说这世间没有善恶,他说神在心间,他说没有轮回,他说人类不过是一种动物。

我问“神爱世人吗?”

“神是信念,神就是自己。”

神也许是爱世人的,那,潘多拉呢?

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会颠倒世界,他会倾覆天堂。

我选择成为帮凶。

为了他开心。

... ...

后来我囚禁他时,他依然高高在上。

我逼他雌伏时,他眼中一片淡漠。

他与我寻欢时,是食髓知味与憎恶共生。

我亲爱的潘多拉,神性与兽性并存。

爱欲纵横,我终于把自己推向了悬崖。

我是他手中的刀,弑主不成被尘封于此。

“不要渎神”我对我的继承人说。

神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他不是神,却是他们的神。

但他既然选择了撒旦,就不会再看世人一眼。

可惜他听不懂。

评论(1)
热度(14)

© 斯文印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