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印心

带着小熊去战斗的隔壁李大爷

夜阑珊之喜欢

1、新长出来的发发给我看


那一天大小姐从外面带回来一盆刚拍下来的绿牡丹。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小姐心血来潮要作画。

大小姐笑着把他拉到花旁边。

兴致勃勃地掏出许久不用的画板油墨,要给他画像。

小男旦,慌乱地手脚不知道如何摆放。

本来就只着了短衣白衫,落了汗风吹着有点冷。

大小姐看他瑟缩的像个小鹌鹑,抱着画板哈哈大笑。

风吹来花香,吹起裙摆,吹皱心间一池春水。

她用袖口帮他擦干额间的汗,温柔地问他

“我是不是打扰你练功啦?”

“没有的”能看见你比什么事都重要。

他像个小白兔蹦蹦跳跳地蹭到她身边,仰头望着她剑眉星目。

“爷,我给你唱我新学的戏吧。”

素手纤纤,秋波流转,不过是清水素面,却唱的风情万种,一句句“爱煞他”三唱三叹。

“这是阎惜姣,小娘子是要我做宋江还是张文远?”那神色是戏谑调笑。

小娘子恼了,背过身去不理她。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喜欢我了。”她从他背后抱住他,讨好地晃了晃身子。

“你快呸呸呸。”他转过身,对着她撒娇。

“好好好,呸呸呸。我们是要白头到老了的,拉勾?”她歪头

“拉勾。”他郑重地点点头。

然后,趁他不备,大小姐一把把他搂紧,折了那价值千金的牡丹,给他簪到发间。

“这花配得上你。”她仔细端详这张玲珑小巧的脸,水灵灵的眼睛看起来要哭了。

“不哭不哭。乖。”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他低头,一串晶莹散落。

这样的可爱可怜,可不就叫人此生不负。

确实,此生未负。


后来,大小姐派人送来一幅画,墨绿牡丹花下他拧身回嗔,他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挂在墙上,别人碰都不让碰,亲自擦灰,一擦就是一辈子。

“你再看它,我就把它撕了。”大小姐看小娘子又看画看痴了,酸溜溜地说。

“哎!你别拧我!哼!一副破画!”大小姐使坏把他压倒在贵妃榻上,脸离得极尽。

叫你看他,你只能看我。

刚开始还是个富家公子,无法无天的大小姐。熟了之后就变成这副无赖惫懒样儿。

哼,偏不看你。

他闭上眼,扭过头。

被人扭了回来,在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不甘示弱地咬回去。

牙齿互相碰撞,就像两只打架的狗狗。

不知道谁先笑了,抱在一起好好地喘了一会儿,大小姐又跑出去疯玩了。

评论(12)
热度(4)

© 斯文印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