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佛慈悲?我慈悲

恶之花番外之向日葵孤儿院

六一温情限定

角色群像

先放出三个,后面的再说,这是六一限定,没错。


1、周锐

一个过分精致美丽的洋娃娃。

他被世界恨着,他恨着所有人,包括自己。

他喜欢脏玫瑰色,那是他妈妈最常穿的一件连衣裙的颜色,其实那件连衣裙是嫩嫩的粉色,只是在日复一日家暴中,染上了尘土与鲜血的痕迹。即使小心保存,仔细清洗,玫瑰粉还是被弄脏了。

他总是看很多书,总喜欢戴上笑的面具,总是站在所有人的身后,在我们畏缩的时候推我们一把。

然后我们坠下了悬崖,有的死去,剩下的从此在风中流浪。

他说“你本来就可以。”这句话像有魔力,从他口中说出,有他信任的目光注视,从此我无所畏惧,从此我向死而生。

他其实很...

 

人鱼

我看到你来,挥舞着一把无柄的剑。

一道道伤口,不停流着血,深可见骨。

却笑得张扬得意,毫不在意。

我转身,沉入了肮脏的海底。

溺毙的前一刻我攀在礁石上用余光看你。

血染红了你的衣服,你背对着世界。

我于是扭过头。

把一些闪现的回忆扔进了海里。

 

“ 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夜阑珊》番外


斗大的雨滴,玉石俱焚般倾泻。没有人能躲过雨的审判,衣角的污渍,花掉的胭脂,红黑一色。

狼狈。

他站在雨里,等一个吻。

得到了一片淡漠的眼神。

他说“爷,再会。”

转身鹅黄的戏服裹着雨水泥浆缠绕着他羸弱的身躯,这一笑了之,一步一步,骄傲又脆弱。

她暗暗握紧拳头,垂下眼眸。

血从掌心渗出,一点一滴,和胭脂一个颜色。

扔出的行李洋洋洒洒地铺了一地,一张油画被模糊了影像,画的是一个戏子,天真烂漫娇比牡丹。

没有人去看它一眼了。

雨,还没有停。

良辰美景,昨夜星辰。

 

【ALL锐】恶之花番外

翻出来一份草稿。】

看看就好,可能与全文不通。】

当然,你们可能不知道全文。】


昂贵的是不是都值得珍惜呢?

廉价的是不是不用在意呢?

那要看我喜不喜欢咯。周锐甩甩头发,神经质似的在房间里一边跳舞一边哼唱,他赤身裸体,无拘无束,自由又快乐。

白嫩的足踩在纯白的羊毛地毯上,一缕阳光透过没拉严的窗幔刺到他的眼睛上。他没有眨眼,停下脚步细细感受那一抹温暖,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张开双臂,如同即将飞翔的天使,又好像马上就坠落深渊。

明明讨厌阳光,却能做到享受它。

这就是我的神,他应该坐在九天之上,享受众生的顶礼膜拜。

周锐蹦着跳着,肆意地笑着,苍白的皮肤上疤痕与吻痕密密麻麻,瘦得惊人...

 

一句话故事

“后来我再也没有这么小心翼翼地偷看过谁。”

 

夜阑珊之玩意儿

兴哥儿被李家大小姐看上的消息刚在戏班传开的时候,有的是小人嫉恨,那一张张花团锦簇的脸捧着笑凑上前,莺莺燕燕要他传授勾人的诀窍,不堪的手段。

一字一句,在暗骂的是他放荡淫贱,走了狗屎运,才凭着一张七分姿色的脸夺了贵人欢喜。

不愧是梨园,不愧是得了万千留恋的李大小姐。

她配得上满城爱慕,他也受得住一众诋毁。

那时候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个“玩意儿”

扔回去不舍得,留下来又做什么呢?

索性当做自己买的小宠物,没事儿去逗逗,听场戏捧个场。

这般若即若离,这般似是而非。

没有跟了人的戏子还登台的,没有登台的戏子不受众人吹捧的。

戏子站在那儿受的便是万千目光,断没有只演给一个人看的道理。...

 
2018/5/6 4  

【翻山越岭】【云玲】压寨岳岳

拉郎

占tag抱歉

岳云鹏x贾玲

拿错男女主剧本的平凡夫妻

现实日常向,我知道岳岳有闺女了,咱们假装他没结婚。好不好?【击掌】


1、青梅竹马

岳云鹏和贾玲是一个大院一起长起来的,岳云鹏打小就崇拜贾玲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

上树掏鸟的是满月脸的傻丫头,他站旁边放风。

偷穿大人高跟鞋抹口红的是贾大姐,他站旁边放风还得变着方夸。

“你真美!”亏得他对着那个口红都画到鼻子上的花猫夸的出来。

贾玲扮演大侠扯床单,昂着脑袋,踩在树干上,威风极了。岳云鹏当大侠的小跟班,逢人就说,“你敢惹我!我找我老大揍你!”然后贱兮兮地给人来了个千年杀。

两个孩子跟福娃娃似的,谁看了都喜欢。...

 

夜阑珊之喜欢

1、新长出来的发发给我看


那一天大小姐从外面带回来一盆刚拍下来的绿牡丹。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小姐心血来潮要作画。

大小姐笑着把他拉到花旁边。

兴致勃勃地掏出许久不用的画板油墨,要给他画像。

小男旦,慌乱地手脚不知道如何摆放。

本来就只着了短衣白衫,落了汗风吹着有点冷。

大小姐看他瑟缩的像个小鹌鹑,抱着画板哈哈大笑。

风吹来花香,吹起裙摆,吹皱心间一池春水。

她用袖口帮他擦干额间的汗,温柔地问他

“我是不是打扰你练功啦?”

“没有的”能看见你比什么事都重要。

他像个小白兔蹦蹦跳跳地蹭到她身边,仰头望着她剑眉星目。

“爷,我给你唱我新学的戏吧。”

素手纤纤,秋...

 

夜阑珊 【跑步时新长出来的日常

一发完

辣手摧花


一天,大小姐骑着白马从街上飞驰而过,鲜红的披风在空中烈烈作响。

此时戏台上,小男旦一甩水袖,顾盼生辉“自幼父母娇生养,盈盈十五嫁王昌。”


大小姐用马鞭把人圈进怀里,圈出粉嫩的戏服下不盈一握的细腰。

抱人上马,一骑绝尘。



“小娘子随我进书房颠鸾倒凤。”

“?”

“逗你的。”

“别走。”

“小娘子此话当真?”


“嗯。”


 

© 斯文印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