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印心

带着小熊去战斗的隔壁李大爷

红灯

午夜,暴雨,逆行。
不开灯,街边的路灯被一个个用碎石子打灭,漆黑的夜,无目的地狂飙到最高速。
雨水从车窗吹进来,打在脸上清脆地像一个个巴掌,模糊了精致的眼线,打散了蓬松的发型,鲜红的嘴唇晕开一个癫狂的笑。
他等待一个无言无语会在深夜搭车的人。
或者一个不明不白却宿命般与他共同赴死的过客。
沉默的乘客上了车,他们无声无息地交换了誓言。默认了带有悲剧色彩的现实题材结局。
于是他们碾碎了风,一同冲破防护栏跌进了海里。
一个爱好哲学的妓男终于证实了他困扰一生的问题。
爱情存在吗?
爱情存在,不可理喻不讲道理。
它是一场暴雨逆行,一个眼神,一路红灯,一场粉身碎骨的溺水而亡,一场狂躁热烈的一见钟情同生共死。

未完待续

红杏

高高的城墙宫门紧锁,暗绿的青苔层层叠叠地从深褐色的墙根蔓延到整个墙面,又覆上一层苍翠的爬墙虎,根须茂盛,触手纠结着互相拉扯,好像失了营养的蜈蚣静止不动。

一枝红艳艳,娇滴滴的杏花斜伸出来。

三份带怯,五分明媚,二分刚刚好的妖娆,做足无辜的样貌,好奇的姿态。

勾的路人跳脚去攀折,却只落得衣冠不整,一身狼狈。不堪者,跌在青苔上,摔断了脚。

风出来,花香淡淡,是她被逗的浅浅痴笑。

远处,一个花白胡子的老翁走来,推开了门。

吱呀——

未完待续

红色高跟鞋

*ooc

AU

     蔡徐坤望着镜子里的美人目光发痴,“宝贝儿,你真好看。”过了一会儿,又怕化妆的姐姐听不到一样,重复了一句“我的锐锐,我老婆,真好看。”

     周锐听到了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下垂着,不似温柔的娇妻,好像是沉睡的妖孽听到凡人无用的赞美而轻蔑地勾了勾嘴角。

    站起身他做了一个清纯无辜的表情,仿佛有点紧张,小心翼翼地用期待的眼神仰望着他。

    期期艾艾地说“我...我...

蝴蝶

为了你甘愿放弃整座花园,做你掌心里的蝴蝶。


“你好啊,亲爱的杨女士。”

“嘻嘻嘻,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狗了。”

“一直都是你的狗,汪。”

“一辈子都是我的狗,拉勾。”

“拉勾。”


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近,你的怀抱或是囚笼,或是此生的彼岸。我我先说了我爱你,该你主动了。

吻你够不够啊?不够的话再勾勾小手指头。

“今年的目标也是变得好看。”

“杨女士总是低估自己的外貌,非要人为她神魂颠倒,在地上打滚才开心。”

“但是,狗子比我好看。”

“她说我比她好看啊?她瞎说的。”

任何人都不能比我更重要,你知道吗?我会不开心。

我知道啦,我很有求生欲的。傻馒头,明明你更受欢迎啊。...

小狐狸与佛

“我要偷你的心”他歪头眨了眨眼,眼底泪痣魅惑衬他眼底清纯无辜。

和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一双眼无悲无喜,无爱无恨,无世间云烟,无天地万物。

窗外的青竹瑟瑟,蒲团上瘦弱的男子一袭红衣匍匐蜿蜒如蛇,仰头乞怜。

和尚开始了早上的晨课,一字一句,虔诚无我。

“这世界是空?诸法空相?和尚,你看看我,我不是空的。”他化作狐狸,蓬松的狐尾略过他的下巴,有些痒。

蒲团上的僧闭目不言,同佛堂上的佛像一样法相庄严。

案牍上供奉的瓜果清露慢慢消失不见,一支青莲从仰头傲慢变成了萎靡颓唐。

一天过去了,花要换过,被丢弃在院内池塘。

“来便是来了,去无处可去。”和尚喃喃自语。

小狐狸蹦跶着咬着他的衣服爬到...

视你为神明

温柔又薄情

pashchuk:

视我为神明

温柔又深情

恶之花番外之向日葵孤儿院

六一温情限定

角色群像

先放出三个,后面的再说,这是六一限定,没错。


1、周锐

一个过分精致美丽的洋娃娃。

他被世界恨着,他恨着所有人,包括自己。

他喜欢脏玫瑰色,那是他妈妈最常穿的一件连衣裙的颜色,其实那件连衣裙是嫩嫩的粉色,只是在日复一日家暴中,染上了尘土与鲜血的痕迹。即使小心保存,仔细清洗,玫瑰粉还是被弄脏了。

他总是看很多书,总喜欢戴上笑的面具,总是站在所有人的身后,在我们畏缩的时候推我们一把。

然后我们坠下了悬崖,有的死去,剩下的从此在风中流浪。

他说“你本来就可以。”这句话像有魔力,从他口中说出,有他信任的目光注视,从此我无所畏惧,从此我向死而生。

他其实很...

人鱼

我看到你来,挥舞着一把无柄的剑。

一道道伤口,不停流着血,深可见骨。

却笑得张扬得意,毫不在意。

我转身,沉入了肮脏的海底。

溺毙的前一刻我攀在礁石上用余光看你。

血染红了你的衣服,你背对着世界。

我于是扭过头。

把一些闪现的回忆扔进了海里。

“ 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夜阑珊》番外


斗大的雨滴,玉石俱焚般倾泻。没有人能躲过雨的审判,衣角的污渍,花掉的胭脂,红黑一色。

狼狈。

他站在雨里,等一个吻。

得到了一片淡漠的眼神。

他说“爷,再会。”

转身鹅黄的戏服裹着雨水泥浆缠绕着他羸弱的身躯,这一笑了之,一步一步,骄傲又脆弱。

她暗暗握紧拳头,垂下眼眸。

血从掌心渗出,一点一滴,和胭脂一个颜色。

扔出的行李洋洋洒洒地铺了一地,一张油画被模糊了影像,画的是一个戏子,天真烂漫娇比牡丹。

没有人去看它一眼了。

雨,还没有停。

良辰美景,昨夜星辰。

【ALL锐】恶之花番外

翻出来一份草稿。】

看看就好,可能与全文不通。】

当然,你们可能不知道全文。】


昂贵的是不是都值得珍惜呢?

廉价的是不是不用在意呢?

那要看我喜不喜欢咯。周锐甩甩头发,神经质似的在房间里一边跳舞一边哼唱,他赤身裸体,无拘无束,自由又快乐。

白嫩的足踩在纯白的羊毛地毯上,一缕阳光透过没拉严的窗幔刺到他的眼睛上。他没有眨眼,停下脚步细细感受那一抹温暖,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张开双臂,如同即将飞翔的天使,又好像马上就坠落深渊。

明明讨厌阳光,却能做到享受它。

这就是我的神,他应该坐在九天之上,享受众生的顶礼膜拜。

周锐蹦着跳着,肆意地笑着,苍白的皮肤上疤痕与吻痕密密麻麻,瘦得惊人...

一句话故事

“后来我再也没有这么小心翼翼地偷看过谁。”

1 / 3

© 斯文印心 | Powered by LOFTER